遂宁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金融

谁绊倒了创业偶像?力帆遭30家经销商维权 扣非净利巨亏21亿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7 15:43:30

一季度继续亏损9720万。

力帆“第四次创业”要失败?

5月5日,30多家力帆汽车经销商,聚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,身着“力帆还钱”的T恤,向力帆维权。据了解,这是他们一个多月来的第四次维权。

此前的2018年9月,力帆被爆拖欠供应商款项、资金链紧张。随后,力帆实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力帆股份”)紧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,他们与供应商合作关系稳定良好,除了个别供应商质量纠纷外,没有供应商追讨货款的情况;针对股权解押、质押疑问,力帆表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融资是市场上常见的融资手段之一,产生的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内,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,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。

力帆集团1992年从摩托车市场起家,由创始人尹明善在53岁创办。终,他用20万元资本,将力帆打造成营收上百亿的产业集团。从2003年开始,尹明善开始了他职业生涯中的冒险——造汽车。

不过,近些年,同为民营企业的长城与吉利,开始成为自主大军中的佼佼者,而力帆汽车却始终没有赶上行业主流,整体比较边缘化,产销常年维持在10万辆到15万辆。

公开数据显示,力帆2018年营业收入110亿元,同比下降12.6%;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53亿元,同比增长48.3%;扣非净利润则亏损高达21.49亿元,同比跌幅达1047%。此前三年,力帆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在-1亿元到-4亿元之间。其中2018年,为亏损1.37亿元。销量方面,官方数据显示,2018年力帆销售汽车10.2万辆,近四年来的,远低于2015年的15.8万辆。

对于此次维权,时间财经联系了重庆力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马可、力帆汽车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军以及力帆股份董秘办公室,但截至发稿,他们均未回复。

部分力帆汽车经销商告诉时间财经,近几年力帆汽车推出新品少,研发能力差,跟不上市场节奏,导致不少经销商亏损,严重的每年要亏200万。近,非授权经销商四五折抛售行为,成为压垮他们的“拆解报告:iPhone XS Smart Battery Case后一根稻草”。

力帆还钱

谁也没料到,力帆会如此快陷入经销商维权。此前的2019年1月,力帆还为经销商向银行申请授信。公告表示,力帆股份为了解决在产品销售过程中,信誉良好且具备银行贷款条件的汽车经销商的付款问题,由力帆股份的子公司、汽车经销商与指定银行、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,向指定银行和力帆财务公司申请授信总额不超过10亿元。

部分力帆汽车经销商告诉时间财经,仅仅一个月后,力帆就出现给非授权经销商的批发价,远低于给授权经销商供货价,造成市场混乱。据介绍,从2019年2月开始,有接近力帆内部的多位人士,一次性买断两三千台车,然后以四折或五折的价格,分销给成都、武汉、上海等地的资源公司,或者拿到二手车市场销售。

据了解,力帆授权经销商拿车的价格一般在指导价的9折左右。这就造成经销商与资源公司售价之间存在巨大的差价,“少的差2.5万元,多的能差到4.5万元。现在信息传播速度很快,全国消费者都知道力帆汽车可以五折购买。之前,每个月还可以销售十几台车,但从2月底开始,一台都销售不出去。有的经销商,库房里还积压着100多台车。”

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,部分经销商从2019年3月开始,跟力帆反映这个问题。“但力帆销售公司并不认账,表示没有那么多车。提到赔偿问题,他们更是说没钱。总之,就是一种推诿的状态。”时间财谷歌 Pixel 3a 高清渲染图曝光 外观设计延续 Pixel 3 系列经联系了力帆股份,但对方并未对此回应。

这也让经销商多年来积累的“怨气”彻底爆发。在发给力帆股份的维权函件中,经销商表达了对力帆的11条不满。其中,包括2019年3月起来,贵司无车可发,且不退款;2018年1月宣布迈威官方降价,但对在库车辆未做任何补偿;因力帆汽车未发车,导致经销商三方承兑到期,损害经销商利益;产品质量低下,迈威、轩朗车型发动机、变速箱、电路返修率奇高;以各种借口拖延建店验收和拖欠支付建店补偿……

维权经销商对时间财经表示,他们维权也是迫于无奈,希望力帆能给予退网赔偿,将包括但不限于保证金、建店补偿、返利、销售款等全额返还给他们;全额回收库存车和库存配件及专用工具……

十面埋伏?

2006年初涉汽车领域时,尹明善曾这样形容力帆的处境,“力帆轿车只是从四面楚歌走到了十面埋伏,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头脑清醒”。

十几年过去了,力帆依然未能走出困境。据部分“互联网女皇” 玛丽·米克尔旗下新基金融资 12.5 亿美元业内人士介绍,力帆股份主营业务不景气,盈利能力有限,导致近些年压力倍增。早期,力帆主要依赖于摩托车、发动机业务,后期摩托车销量锐减,盈利能力大幅下滑。尽管力帆旗下车型不少,产品布局完整,但却始终没有一款爆款车型。

财报显示,2019年一季度,力帆股份营业收入约为22.47亿元,同比降低31.07%;净亏损9720万元,同比下滑257%。

对此,艾瑞咨询汽车研究总监闻文曾表示,导致力帆陷入窘境主要的原因,在于产品本身存在的问题,难以形成强有力的品牌影响力和有效的竞争力。

除了产品,力帆的战略也出现了问题。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时间财经,力帆汽车的自身发展战略、电动化进行的不顺利,都影响到了力帆汽车的销量和盈利。

不容忽视的是,力帆股份的资金压力增大。财报显示,从2015年到2018年的四年间,力帆股份的负债率都在七成以上,其中2016年达到76.74%;同时,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从2013年起亦持续呈现负值,其中,2017年达到了-14.5亿。尽管2018年有回暖,达到5695万元,但力帆的资金压力依然不容小觑。

为了缓解这种情况,力帆开始“变卖家产”。2018年底,力帆股份以6.5亿元的价格,将所持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%股权转让给车和家。此外,力帆股份还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.15亿元作价卖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,而据其财报显示,报告期内力帆已将约24.45亿收储款收入囊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力帆股份被怀疑“蹭热点”。在其4月13日发布公告称,将与武汉泰歌氢能汽车有限公司、重庆地大工业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,在氢燃料电池发动机、氢能源乘用车产品等方面开展合作,提供“代工”服务。随后,它连续5个交易日收获涨停。

不过,这也遭到上交所的问询。力帆股份在回复中称,“公司的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尚处于合作开发初期,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成功的风险,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及预期,导致产品无法进入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的风险。”公告一出,随即上演股价“跳水”,从9.36元下跌到目前的7.04元,跌幅达到24.7%。

已退居二线的尹明善,面对转型不顺的力帆,是否会重新出山呢?(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)

OPPO A9上架官网:4月30日开售,售价1799元近期深陷裁员泥淖,在线旅游平台马蜂窝已完成内部组织架构调整贾跃亭的FF再获2.25亿美元借款 着手考虑新车生产

相关推荐